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阅读 《后宫长安传》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全文 好看的修仙小说

发布时间:2020-08-31 17:59:11   来源:网络 关键词: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
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阅读 《后宫长安传》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全文

好看的修仙小说

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。后宫长安传顾长安齐江舜免费阅读。

《后宫长安传》主角顾长安、齐江舜,是由【温暖】撰写的一部很受读者欢迎的宫斗小说。励志、帝王、王妃、爽文、正剧、权谋、权谋、权谋、

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后宫长安传

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:

第11章 太医诊脉

顾长安一夜睡得安稳,却是天方露鱼肚白便醒了,再也睡不着,索性起身。巧月伺候着顾长安穿衣。

巧珠立在门外听见声响,低声询问着:“小主起了吗?”

巧月听着应了一声,回道:“起了。”

巧珠听了立时脆生生说道:“奴婢去给小主打水。”

顾长安挑了一件水蓝色百褶裙,外搭着月白色如意云纹长衫,又想起什么,拔高了声音道:“四喜,守了一夜,你快回去好好歇一歇吧,今个儿上午也不用过来伺候了。”

四喜听见在外应了一声便开始收拾起铺盖,在门口过来叩了一个响头谢过恩才回去。

顾长安从匣子里挑出了一只坠着珍珠的银簪子,见着此刻东配殿内没别人,将她递给了巧月,温声道:“我看着,这三个奴才中,你最是伶俐,还有巧珠你多与她在一处相处相处,细细看她是不是也能提拔的。”顾长安话刚落,巧珠已迈步进来,巧月要去接她手里端着的铜盆,她反而避了避,笑盈盈着说:“巧月姐姐这个就让我来吧,这铜盆本就笨重,如今盛水可沉着呐。”

巧月缩了手笑了笑,“你怎的肯起这么早?”说着又去取了擦脸用的帕子,浸过了热水。

巧珠见巧月忙着伺候顾长安梳妆,便自觉地去整理床铺,回了句:“小主都起了,咱们当奴婢的如何能还睡着。”

顾长安接过那帕子擦了擦脸,递了回去,巧月便又浸湿了一回拧半干递给她,顾长安净了净手这才说道:“你们每日当值也辛苦,多睡几个时辰无碍的,我这里人手少,少不得辛苦你们了。”

巧月笑着对巧珠道:“小主体贴咱们,咱们更要好好伺候小主了。”

巧珠附和着,“自然是。”端了那铜盆,上外头去倒水去了。

顾长安端坐在铜镜前,巧月正替她绾如意髻,又取了珠钗比了比,终是择了一个海棠簪子簪上。

顾长安觉得满意,又思及巧珠,只在心里奇怪着巧珠比蓉玉更小一些,却事事都比蓉玉伶俐圆滑,到让人看不出来蓉玉是真不懂还是装傻了。

顾长安梳妆完毕,又用过了早膳,才见蓉玉从外进来。

此刻,顾长安正依靠在暖阁的软塌上拿着一卷纳兰诗词看着。从前因着她在父亲只她与妹妹两个女儿家中无庶女,却还是跟着邻家的妹妹一块进学了。

她虽然一向喜欢这些,落选之后却再没机会碰触,如今能日日做自己喜欢之事,也越发觉得这日子过得惬意自在。

蓉玉进来时的步伐很是迟缓,顾长安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去看,而蓉玉正偏头拿眼偷瞧顾长安。二人视线相对,蓉玉却是很着慌的收了眼风,一副欲说还休的样子。

顾长安将书随手扔在榻上,眉头一皱,问道:“蓉玉,你可是有事要与我说?”

蓉玉本要转身离开的,这会听顾长安开了口,才上前请安道:“奴婢,奴婢是来给小主您请安的。”

顾长安半眯着杏眼,狐疑的看着她,问她:“你这一大早的去哪了?”

蓉玉怔了一下,支吾着答道:“奴婢在洒扫院子,四喜去歇着去了,洒扫的活奴婢就接替他做了。”

顾长安哦了一声,还有意往下问,巧月却进来了,对顾长安欠了欠身,说:“太医来为小主您请平安脉了。”

顾长安从软塌上起来,转而坐在雕花椅子上,正预备让巧月请太医进来,转头却譬见蓉玉面色有些发白,退着往外走。

见她这样子,顾长安不禁皱起眉头,开口问道:“蓉玉,你可是身子不舒服?那待我诊脉过,让太医你看一看如何。”

她听见顾长安这样一说,连连摇头道:“多谢小主关心,奴婢很好,奴婢没有不舒服的地方。”

顾长安睨了她一眼,声音淡淡的:“那怎么连拿锦帕的规矩都忘了,还要我来提醒你。”顾长安真的只是提醒她一句,并没有要罚她的意思。

蓉玉听见了却十分惶恐,忙跪下来道:“小主恕罪,奴婢这就去拿。”

在大盛的后宫里,御医给后妃诊脉是万不能与后妃有肢体上的直接接触,因此御医日常请平安脉都会有锦帕放在腕上的。虽说祖上的规矩是如此不能更改的,时候久了,后宫的诸位妃妾对此也就习惯了这样的规律,平时也不是十分讲究这个。

只不过顾长安初被册封了新贵人,第一次接触旁的男人,难免会变得不自在些,还是规规矩矩守着这规矩的好。

蓉玉取来了帕子,这才出门去请太医进来。

顾长安端坐在雕花靠椅上,看着蓉玉及身后那人向着自己走开,跪地道:“微臣太医院李荣给小主请安,愿小主如意安康。”

顾长安也不细瞧他,只轻声说:“免礼,有劳李太医了。”便伸出了手,将手搭在引枕上,蓉玉忙将帕子放在

顾长安的腕上。

李太医将手轻按在顾长安腕上,那温热触及在腕上,她微微不自在,过了半晌才问:“李太医,我身子可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

李太医道:“小主并无大碍,只是有些体寒,还是要好生补一补。”

一旁巧月见状,连忙开口询问太医:“我们小主既然有些体寒,那会不会…会不会对侍寝和子嗣…。”巧月说着这话,随即脸颊一红,到底还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。

顾长安强压着不自在,定了定神,嗔怪道:“问这个做什么。”

李荣想了想,沉着声道:“小主身子偏寒,往后好好将养着就是了,对侍寝没有影响的,于子嗣倒是有些影响,不过,日后补补气血还是无碍的,微臣待会开服药送来。”

顾长安只觉得耳根发红,“有劳太医。”李荣收拾了一下,便由蓉玉送走了。

许是因为心切,过了晌午安贵人便带着几个宫女,浩浩荡荡的往永和宫去了。也不待人去通报一声,安贵人就径直往里头去。在外头守着的蓉玉要上前拦着,被安贵人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瞪得怯怯的退了回去。

安贵人在殿里四下瞧了瞧,竟然没个人影,走过屏风处,却譬见顾长安闭着眼睛睡得正是香甜。

眉头一皱,不由得怒了,朝着那软塌的方向扬了声“顾长安!”

此刻顾长安正在塌上斜躺着打盹儿,被这一喊声吓了一跳,正做着美梦被吵醒有些不悦,以为是巧月几个皮了正想说上几句,揉了揉惺忪的眸子瞧去,却不想是一身着翠绿色衣裙的女子,身后并着几个宫女。

想来是个妃嫔,可顾长安却不知道她的位份,一时气氛有些尴尬。

顾长安起了身,先是理了理衣裳,正准备欠身问上一句,好巧巧月进来了,她将新做的糕点放在桌叽上,福了福身子,道:“奴婢见过安贵人。”

顾长安听了,这才行了个平礼,道:“安贵人好。”

安贵人不由嗤道:“好什么好!有你我好得了吗?也不看看自个儿是什么东西,也配跟我行平礼,平起平坐!”一双丹凤眼细细打量着顾长安,啧啧道:“本小主还以为皇上册封了什么天仙似的人作了贵人呢,如今瞧了瞧,这姿色,还不如如烟好看呢。”

顾长安脸上一僵,看着巧月使得眼色,还是道了句,“安贵人息怒。”

安贵人脸上带着不屑,啐了一口,接着讥讽她,“某些人天生的贱骨子,妄想着飞上枝头做凤凰,我看呐,即便飞了枝头也是卑贱的命。”

顾长安往后一退,这才避免那污渍沾染绣鞋。

她自然知道这安氏是来挑衅的,可是,发作不得。

虽说不识得安贵人面貌,但安贵人的为人在宫里可是人人皆知,嚣张跋扈,仗着太妃为所欲为。

平时里总听宫女哭诉说,长春宫的主子不好伺候,看来也是有原因。

安贵人也不瞧她,往软塌上坐了,手摸了摸塌上锦绸,“啧啧,这么好的东西在你这里真真是掉了价,你这小小贵人也配用?”

顾长安却是说了句,“长安是贵人位份,安贵人亦是贵人。”

安贵人听了,不由嗤笑,“本小主可是太妃娘娘嫡亲的侄女,是皇亲国戚,你这小贱蹄子如何比得?敢在我面上说道,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儿的身份,你也配!”

太妃娘娘多年在宫里礼佛,可谓是不问世事,到底看在太妃的面子上,太皇太后、皇上对于她这个侄女的平日嚣张跋扈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“是,自然比不得安贵人。”顾长安垂下眼睫,她着实不想与安氏再争执不休。

安贵人冷哼一声:“你自然比不得。”安贵人被她这模样导致一时也没了兴致,撂下一句“再敢勾引皇上。本小主可不会放过你的!”,便带着宫人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方贵人透着窗子瞧见安贵人去了西配殿,心里担心得要命,却是不敢过去,安贵人的嚣张跋扈是出了名的,去了也讨不到好果子。所以待安贵人一行人走得远远的,她这才从东配殿过西配殿来。

方贵人见了呆愣的顾长安,关切的问:“妹妹没事吧?她可伤着你?”顾长安摇摇头,强笑着:“姐姐放心,我一切都好。”“听说这安贵人脾气不大好,若是她说了什么,妹妹莫要放在心上。”方贵人见顾长安这副样子,委实不放心,又劝了一句。

顾长安抿着唇,有些惆怅,“我那日虽说是侍寝,却也未真正侍寝,如此她也这般过来羞辱我,难道,皇上的宠爱真有那般重要?”

方贵人一惊,拉过顾长安的手,“好妹妹,索性看开了就好了。”

顾长安朝着她看了一会儿,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方贵人为了让顾长安分心,又拉着她闲话了好一会儿,这才离去。

昨儿静妃赏赐了不少物件,巧月吩咐巧珠折些桂花回来插瓶,顾长安见了笑盈盈地道:“你倒是个讨巧的,正配静妃娘娘昨儿赏赐的白玉瓶。”四喜正擦拭那玉瓶准备收进库房里,听顾长安一说,连忙松了手,见着巧月往他那去,他便不着痕迹的躲了开,满脸堆笑的走到了顾长安的面前道:“小主光看这一两支的桂花多没兴致,院子里花儿开得正好,奴才扶着小主去看。”顾长安笑着看着他,又瞧了瞧巧珠那不愉的神情,并未出言。

四喜躬着身子,放低了声音对顾长安道:“小主,奴才的同乡在皇上身边伺候,奴才听他说皇上近日总爱去百花园里逛逛,小主不若去走走?”

顾长安虽想见皇上,可她没那个胆子,而且更害怕遇见皇上之后自己变得手足无措。顾长安想着皇上便是这她一辈子的夫君,更是她的天,是她这一辈子的依傍。虽然顾长安总因此觉得对不住方贵人,虽然她总害怕在这宫里的日子过得不太平,可她却不能避免对皇上,怀有少女该有的幻想和憧憬。

顾长安心里十分的矛盾,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拒绝了,正待她要摇头时,巧月低声对顾长安道:“小主便去看看,若是小主能得皇上喜欢,咱们以后的日子才会变得好过一些,且不说别的,小主只看,方贵人曾经是什么光景现今又是什么光景。”

巧月这番话却是说中了顾长安所想,她这才点了点头,上前一步搭着四喜的手,说道:“今个儿天好,那便去出去走走吧。”

巧月见状便前来扶她,巧珠正看着那些赏赐发了呆,见顾长安允了四喜的主意,神色怏怏有些的,顾长安见她这副模样,便道:“巧珠,你若是不愿意去,就留下来把这些各宫的赏赐挨个儿登记在册子上吧。”

顾长安这一番吩咐完,巧珠却是并没有马上推辞,倒是顾长安眼梢一瞥,看见蓉玉站在门外正发着呆。顾长安心里有疑,朝着她道:“蓉玉,你来跟着我们一块儿去百花园里走走。”蓉玉神色一僵,便开始张口推拒了:“小主您和四喜他们去吧,这几日堆积的赏赐这样多,奴婢留下来登记入库。”

巧珠站在一边儿笑了笑,对蓉玉说着:“那就麻烦蓉玉姐姐啦,奴婢就去陪着小主上百花园走走。”

顾长安心下隐隐觉着这二人的关系十分奇怪,却也看不分明,便对巧月使了个眼色。巧月会意,开口说道:“好了,那就让四喜和巧珠陪着小主一块去百花园子里走走,就让奴婢留下来和蓉玉一起登记上这些物件,待一会儿若是有人来拜访了,蓉玉也不至于无措。”

顾长安听了,微微颔首一笑,这才搭着四喜的手朝着百花园去了。头一回被人这样一左一右的跟随着,顾长安还有些不自在,满心里想着若是能远远瞧上那君王一眼也是好的,她便也不奢望旁的了。

顾长安进了百花园的亭子里,秋风吹拂过面颊,倒是凉爽舒服。掠过枝叶,吹落了红枫,吹来了桂花香气。

她看着,面上不禁一笑,她在方贵人身边伺候的那些时候如何能有这般惬意的日子,王嬷嬷仗着资历总是吩咐她做那又苦又累的活计,又总爱抢了她的功劳,明明是主子身边的贴身宫女,可谓过得是连个洒扫的宫女都不如。

巧珠见她这副神情,问道:“小主这般高兴,可是想起什么喜事了?”

顾长安摇了摇头,却还是笑着回道:“这样的天气,这样的风,最适合放风筝了呢…”

从前在府里,只她与妹妹两个女儿,但是没有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发生,逢秋日天气正好之际,便会拉着妹妹和邻家的姐姐一同放风筝,常常觉得在府中玩不尽兴,偷跑出去一玩便是黄昏,待回到了家里少不得一番训斥,但爹爹疼爱,又不忍得重罚,便一次次这样…

四喜和巧珠都在等顾长安说下去,可是等了好一会都没有下文,一看却是发现自家小主正看着桂花树发呆,巧珠上前轻声唤着:“小主,小主,您想什么呢,那么入神。”

顾长安回了神,回道:“此刻在这园子里,我想起来从前在府里跟妹妹一块放风筝的日子,总数这些日子最为快乐了。”

四喜听了总觉得顾长安这是念起家中姊妹,有些伤怀,忙转了话题说道:“小主,趁着天气好,咱们不若往前面再走走吧?”巧珠也附和着:“是呀,小主再走走,活动活动身骨也好。”

顾长安起身搭过四喜的手便往百花园的深处走去,这刚拐进去,疏影横斜,便见一袭玄色的衣袍在阳光下映得霎是灼目耀眼。

她心里想着,这个时间能出现的恐怕除了皇上,也该不会是旁的男人了,可却也拿不准,便大着胆子开口问道:“是什么人在哪?”

那人听见转过身来,言语中带着笑意开了口:“朕还没问你,你倒是先问朕了。”

顾长安听着这声音,看见那熟悉的容颜,心里着慌起来,忙跪下来道:“臣妾给皇上请安,臣妾不知皇上在此,请皇上饶恕臣妾失礼。”她说罢,正听见脚步朝她过来的声音。

顾长安心里惊喜,可又有些怕了,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道:“臣妾仪容不整,还请皇上留步。”她话刚说完,便登时后悔起来。

四喜和巧珠亦跟着倒吸了一口凉气,顾长安也不知自己如何有这般勇气,竟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顾长安心里清楚一点,便是在这地方偶遇上了皇上将会是多少招人眼。

齐江舜不怒反笑,对着她说:“那朕不过去,你自己过来吧。”

顾长安显然未曾想到皇帝会这么说,慢吞吞地理了理裙摆,又扶正了发簪,直看的四喜与巧珠心里发急,顾长安这才绕过那挡着视野的藤蔓,缓缓地来到皇上面前。她一路低着头,心里打鼓,却是撞进了一个温热宽大的怀抱里。

顾长安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竟不是别人,正是九五至尊的皇上,她连忙后退,拍了拍胸口这才屈膝作礼“臣妾参见皇上。”

见她这副模样,齐江舜嗤笑出声,道:“朕看你仪容整齐,方才如何仪容不整了?你这可是欺君之罪。”

顾长安不着痕迹的撇撇嘴,还是恭敬着道:“臣妾觉得不该这么冒失得见了皇上,总该准备一番才是,这才…”

齐江舜大笑几声,却是温声道:“起来吧。”顾长安听了便缓缓起了身,规规矩矩立在一旁。

齐江舜似是想起什么,玩味地看着她,笑着问道:“朕方才听你说放风筝,怎么,只说了一半便不继续说了?”

听了这话顾长安微微抬头,恰好对上齐江舜温和的目光,四目相对,心中一片暖意。

齐江舜可谓俊美绝伦,一袭龙纹玄色锦袍,虎焱发冠束发,脚踩玄色凤靴,眉似剑,一双丹凤眼,散发着君王之气,霸气外侧,让人瞧了不禁臣服。

顾长安这是头一次打量了皇上的样貌,只觉得叫人移步开眼来。双颊有些绯红,忙垂了头恭敬着回话:“臣妾是说在府里是便爱与妹妹一同放风筝,虽说今日的天气也极为适合,可嬷嬷教导说过,不能在外追逐打闹失了礼仪,是以臣妾也就是说说,不敢在宫里放风筝坏了规矩的。”

齐江舜大手一挥,笑道:“这有何难,朕便准许你了,不过你也要答应朕一件事才行。”齐江舜的声音极为耐听,听在顾长安的耳里只觉得心在荡漾。

顾长安听了心中一暖,又闻后话,低低问道:“皇上您说。”

“便是让你亲手做个纸鸢,到时候朕也要来看看。”说着齐江舜又摸着她的脸颊,好笑的问她,“你怕什么,朕又不是洪水猛兽,可吃不了你的。你又不是头一回见朕了,还不能大着胆子?”

顾长安只觉得被他触及的肌肤发烫,脸颊必然是通红的,又听得他询问,急急的道:“并不是。”

齐江舜玩味地笑了笑,等着的下文。顾长安垂了头,回话道:“臣妾才不怕皇上呢,臣妾是因为…是因为…”顾长安却是不好意思将自己的羞涩说出口来。齐江舜也不再逗她了,拉过她出了小路,往之前那个亭子里去了。

四喜识趣地拉着巧珠在亭子下站着,好让顾长安觉得自在些。

齐江舜递了盏茶过去,问道:“朕先前赐给你的东西,可都用过了?”

顾长安愣了一下,又想到可不就是那笔墨纸砚嘛,她一时懒了还未曾用呢,这该怎么跟皇上交代。顾长安想了想,觉得还是如实说了,“臣妾近来还不曾得空写上一写,便想着今个儿回去了再练一练。”

齐江舜禁不住笑道:“朕早该想到你这般懒惰的,这可是你说的,朕改日得空可要去查的。”

顾长安抿唇一笑,道:“臣妾会做到的。”

齐江舜正要开口,却听见匆匆忙忙的脚步声,不会儿便见那人向着这边过来。正是皇上身边的总管李公公,见皇上与顾长安相谈甚欢,心里也知道这新贵人定如自己所想的那样,不一般。

齐江舜眉头一皱,问他:“有什么事?”

李公公却是面露为难之色,上前附耳低低说了几句,便见齐江舜脸色一变,已然起了身,道:“朕有事要先回去,改日再与你聊。”说完便信步朝着乾清宫去了。

顾长安也忙起身,听了皇上要走,欠了欠身子恭送。巧珠将顾长安贵人扶了起来,四喜也是都欢欢喜喜地的道:“咱们小主出头的日子要来了,今个儿可不妄此行了。”

顾长安还在想着皇上为何匆忙离去,却听见身后没由来地传来一声怨愤声:“狐媚!”



更多后宫长安传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阅读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后宫长安传



更多后宫长安传顾长安齐江舜免费阅读章节:

第14章 风波暗涌

听了顾长安的疑问,晋嫔却是笑了笑:“莫说柳昭仪,她们哪个不是这样的。”顾长安一听,讶了:“都是这样?那日听舒贵嫔说起几句,可静妃娘...《后宫长安传》作者:温暖

第16章 下药毒害

顾长安突然腹中绞痛起来,捂着小腹也不言语。巧月见了她唇色青紫,眉头紧皱着,忙问她:“小主可是腹痛?”顾长安微微颔首,缓了一会从软塌...《后宫长安传》作者:温暖

第1章 雨夜报信

夜色寒凉,将这素白的后宫妆点得更为哀戚几分。此乃晟和三年,宋皇后因难产薨,圣上赐谥号尊懿元皇后,宣布罢朝三日,宫中尽缟以悼之。到得...《后宫长安传》作者:温暖

第24章 偶遇

看着顾长安离开的背影,太妃微微皱了皱眉。她现在已经不理会宫中的事物,自然也不想让安贵人用了自己的名声,对身边的嬷嬷说道:“去告诫一...《后宫长安传》作者:温暖

第20章 惊心动魄

二人正交谈投入,便听外面有人扬声道:“奴婢咸福宫的铃兰给顾小主请安。”顾长安听见面上的笑意一僵,心下一惊,心里怕着静贵妃知晓了那日...《后宫长安传》作者:温暖

第29章 赵嬷嬷

齐江舜陪她聊了一会儿之后,就离开了,并没有让她侍寝,虽然心中有些失落,但是她也没有说什么。虽然她想得到他的宠幸,封号,但是她不想强...《后宫长安传》作者:温暖

《后宫长安传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、【第29章 赵嬷嬷】免费阅读,作者:温暖。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。后宫长安传顾长安齐江舜主角免费阅读。

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:163文学。公众号ID:i163wx。关注后回复书名:后宫长安传

好看的修仙小说: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阅读 《后宫长安传》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全文





本文关键词:顾长安齐江舜小说免费
猜你喜欢
相关推荐: